廖.阿玲

需要粮食的无用废人一枚√好吃的对胃的都是不挑食的√偶尔逼急了也会自己丰衣足食,主圈龙族
主:佐樱/楚苏/冲神/银月/土银/瓶邪 /王柔副:透纯/赤安/秀明/伞修/喻黄

龙墟第四季度文

你在长大的同时,某些人也在离开你。

坐在布加迪威龙里,路明非从衬衫口袋中摸出雪茄,摸索着掉落在地上的火柴盒,风吹刮着他挂在车前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抓了抓被打理整齐的头发,就像有意所做一样将它弄乱,像受气的孩子。

他猛吸了一口雪茄,然后被呛薰的直掉泪,。平缓好受之后路明非就犹如散架的骨头,摊在驾驶位上,长长叹了口气。

路明非想起了曾经在任兰中学,在那里发生的一切。他记得每周三的社团活动,做为文学社的扛把子,程雯雯总汇,带着他她喜欢的书来和众人讨论,有时也会读出自己的感悟。

那时候一群人围在一张桌子前,路明非被夹在陈雯雯和一个学弟之间,他可以清晰的看清楚程雯雯手上的珠串上刻着的名字,他也有一个同款刻的是他潇洒的网名。陈文文西游且动听的声音仿佛是贴着路明非的耳膜钻进她的心底,那发丝的清香随着风向刮进自己的鼻息中。因此诱惑他常常走神,任凭赵孟华的狂躁暴吼也不起作用。

陈文文是所有校花级女生之中最容易相处的,她没有苏晓强的气傲也没有柳淼淼的心高,就那么近的人。对于谁都是一抹笑,路明非喜欢陈雯雯也是这样,谁说喜欢没有理由?

“喂,我是路明非。”半刻后路明非从振动的外套口袋中掏出手机,慵懒的语调也掩饰不住他那混厚的声音。

“是我,陈雯雯。”那声音小小的,与路明非总是听着的声音竟无一点差别,甚至更加动听。

“?!”陆林飞撑坐起来,半张着的嘴合起来“有事吗?”

“那个,过几天是萌萌的满月日……我知道你现在很忙,我……只是想问问,毕竟大家都会来。”

莫名的觉得有些心酸,路明非侧过头看着渐黑的天空有些晃乎。一眨眼就是一个十年,他在成长的时候,总是有那么些东西正在离开,离自己越来越远,诺诺常说“你守着一碗过期的饭有个屁用!”

的确,没用。只是,他觉得有些可惜。

赵梦华并无哪里不好,结婚之后就太平了很多,路明飞知道就算是如今他也还是比不上赵孟华。不如老老实实面对。

“好,我会挤出时间。大家都是老同学吗。”尽管有些尴尬,但是仔细想想好歹是从前的社友同学以及斜同桌……

其实,他只是想见一见从前以及回忆。那时候虽然不见得过的有多高兴,但最起码很充实。进入卡塞尔以后就如同麻雀浴火重生,经历了许多的事物人非,走过了无数次的死亡之路,最后只剩下骨头。

“哥哥,你有权利拒绝,但是你不会在有机会啦。”小恶魔迎着森林水雾走来,金色耀眼的瞳眸就像一直指引他的两盏明灯。周围的景象开始轮转混沌成一团,路明非看着一身洁白礼服的陆路鸣泽,他显得华丽而耀眼。

“这是谁的婚礼?”头顶正上方传来鸣响沉厚的钟声,路明非甚至听见了颂唱声。花瓣满天而飞,飘落在小恶魔的肩头。这是一座礼堂。

“喏,给你。”路明泽咯咯笑着递给路明非一个信封“快点打开吧!”

伴随着礼堂浪漫的气氛,明知是不怀好意,但他依旧果断的打开信封。嘴里的嘟囔声渐渐的安静下来,路明非一脸疑惑地看着手心。路明泽笑的越来越开心,将头蹭到路明非肩头,别有深意的摸了下下巴。

一只被扎成蝴蝶结状的粉丝带。

“什么鬼东西?”路明非回过头质疑的看着路明泽,这是几个意思,你丫要干什么?

路明泽无视路明非此刻凶狠的眼神,悲伤着抱住抱住双臂无奈摇头。“哥哥,你是提前老年痴呆了吗?呐,我亲爱的笨蛋哥哥,你回头看看吧。”

突然而至的花瓣迷住了他的脸,眼睛被粉与白的花瓣迷困住。他下意识晃了下手,反应回来后映入眼里
的是眼熟的像樟树和一排的“名人墙”。这里是任兰中学,他的母校。

周围无处所寻都寻不到小魔鬼的丝毫踪迹,但路明飞知道他在,就如心电感应一般,他甚至可以看的见路鸣泽欠欠的笑着一样。

他穿过正大门,绕过正中的那座雕像,曾经刚入学时因为在这坐像上刻了字差点被学校开除,被婶婶打个半死。

曾经脑中的回忆在眼前出现一时间有些惊慌无措甚至兴奋,走到如今有许多令他后悔的事情他无法掌控,只能再一次见证它的发生。

走过熟悉无比的教学走廊,路过那拐角处的小教室,一直落坐在走廊台上的太阳花还有那灰尘满满的用来浇水的矿泉水瓶。不由自主的停在了他曾经教室的门口。

“打开,开门吧哥哥……”如诱惑般的路明泽的声音一遍又一遍似催眠术一样让人无法抗拒。心一横,路明非抬起手推开半关的教室门。

“路明非。”清楚地听见有一个声音叫着他的名字,清脆又细柔。

下意识的回过头,路明非眉角一皱,空若无人尘仆昏暗的教室几乎是因那一声被唤醒了生机,阳光大片的投射进教室,墙上也贴着“学海涯无”四个字足够醒目的大字和如今已能读懂其意的英文。

熟悉的书桌,熟悉的一身英伦风校服,还有眼前的这个人。

“原来叫路明非的是你啊,你好,我叫陈雯雯。”

她的笑如照亮黑暗的光,如雨过天晴的丽颜,如春天暖人的微风……时过今日,他还是会觉得那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孩。

在不得罪诺诺的前提下。

因为是第一个主动和自己说话的女生,有那很长一段时间还很中二的少年视她为“不可触及”的女神,一直到学期末的运动会。

“哥哥,无论你遇到多少比她还漂亮的女生,你不可否认的是她是你的初恋。”

“不,其实那只能算明目张胆的暗恋。”淡淡的烟圈一层层飘到空中渐渐淡去,留下的只是淡淡的烟草气味。最青春的时光已经遗忘在曾经中了。

当年,他想过告白,他想过抢婚,他还想过在异国他乡孤独终老。然而只是所谓的“想过”而不是所谓的“做过”。两个都不是什么能让人骄傲的事情。现在怎么可能改变过去?一个连龙王都做不到的事情。

“可惜嘛……,哥哥错过了许多我可以免费的服务。”故作一副痛惜之色。

“长大的也不是我一个人……”陈雯雯也好,诺诺也好,绘梨衣也罢,最终陪伴她们的不可能会是路明非。

小时候你会觉的你对玩具很珍贵,可是当你长大了也会那样觉得吗?

“唉,哥哥,你永远都不会接受我的帮助……以前是,现在还是。”路明泽像个孩子一样一脸的不满,就像得不到糖的孩子。

人生再他十八岁的时候出现了分屹,让他有了新的选择。什么事情都是公平的。

路明非发动引擎重新握住方向盘,空气之中再也没有路名泽的气息,他唯一留在现实中的是那张白色烫金的信封,他在上面属上一句英文:

时间留不住岁月。

评论(3)
热度(10)
©廖.阿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