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阿玲

需要粮食的无用废人一枚√好吃的对胃的都是不挑食的√偶尔逼急了也会自己丰衣足食,主圈龙族
主:佐樱/楚苏/冲神/银月/土银/瓶邪 /王柔副:透纯/赤安/秀明/伞修/喻黄

【楚子航苏茜】弥光烂漫

好久之前的贺文,灵感就是来自于自己没办法养宠物的怨念,文笔还不太成熟…好吧现在依旧是!不过这个似乎撞梗度极高啊………不过希望食用冷饭愉快ヽ(*´з`*)ノ
ps:苏恩曦姐姐设定x,
和楚爸爸不是同一篇所以女儿名字不一样是我的习惯,嘛不习惯可以当做就是小铭含哦(☆´3`)
——————————————————————
———————————————————————

难得借春节假期期间楚子航倆夫妇有机会赶上双双休假的日子,这对于成天奔波于与龙族相关联的各地的他们来说实在是来之不易的春节假日。
冬日的风带着严寒的气息,冬风刮在脸上就像是锋利的刀刃一般让人生生作痛。但却是因为  是临近春节的关系,街上的人群呈现出不一样的节日热闹气息。
乌黑的碎发在空中掠过,头发已经被彩色的蕾丝给头绳缠绕结识了。只留下多余的流苏随着主人的一蹦一跳而摇摆不定的飞扬着。刚刚才能勉强走路的楚霓笙拒绝了母亲向自己伸出的怀抱,像个小傲娇般的勉强着自己一步一顿的走在爸爸妈妈的前面。
看着女儿娇小背影的苏茜无奈的苦笑摇了摇头,她实在不清楚这个孩子的个性到底像谁。倒是挺像隔壁陈小姐的。不过身为母亲的她只得紧跟在自家女儿身后,弯下腰来用手抵住女儿的后背来保护她,步伐尽量迈的小点。她耐心的跟着女儿那摇摇晃晃的小小身影。
作为一位母亲她得好好去呵护她的这个宝贝女儿。不管是她还是她身后的那个高大帅气有点阴郁的面瘫男人,对于女儿他们都是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满足她的愿望,毕竟他们在她身边的日子屈指可数。
鬓发遮挡在她的视线前面,双眸里有挥之不去的炯炯神光,苏茜露出了浅浅的灿烂微笑。
楚子航跟在妻女的身后,他提着女儿的棉夹克和妻子做的准备送给妈妈的肉圆、酥饼以及一大推的补品和路明非交给他让他送给妈妈的一大瓶自己用不上的营养液。一向淡然的楚子航的眸子里拂过一丝柔软的光晕,有些让人琢磨不透他此刻的心思。
楚霓笙突然停下脚步,哼唧了一声不在走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苏茜也只好同她停下脚步,明白似的轻轻的叹了口气。她很了解自己的女儿,她把女儿带进自己的怀里,温柔的轻抚摸着她的后背哄着她。随后用冰凉的鼻尖去蹭女儿小小的柔嫩的鼻尖显得母女之间无比亲密,她的声音极其带有母性天性的温柔的气息,细声细语道:“我们的小宝贝怎么了?”
听着母亲温柔的话语楚霓笙也突然撒起娇来,嘟起粉嫩嫩的小嘴实在是太让人心疼。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简直可爱到一个不行。
随之跟在最后的楚子航也只能停下脚步注视着这对母女的腻腻歪歪、无比亲热。显得自己很多余的样子。
女儿的样子叫苏茜窝心的不行,她想应该是女儿走的太累了需要她抱着她。而楚霓笙却是愣在哪里呆呆的思考着什么。苏茜笑脸相迎,歪过头看着女儿呼着热气。
阳光照在他们身上,就像是闪烁的金光围绕着他们。一股太阳的味道飘流在空气之中与空气融合在一起。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楚子航也在妻子身边蹲下,耐心望着女儿小手攥紧的衣角的样子。他那略带粗糙的大手突然覆盖在女儿的小手上。真不愧是血脉相连的两个人,楚子航可以清楚感受到女儿慌张像小鹿乱撞的内心情感。血液涌动在全身的血管之中翻滚着。楚子航看着那张和自己几乎一样的小脸镶嵌着和苏茜一样清澈单纯的眼睛,她倒映出了来自父亲的俊美面容。她闪扑着长长的睫毛眨巴着眼睛突然抱住父亲,抓住他的外套两边攥的紧紧的,抖动着柔软的嘴唇好不容易轻轻柔柔的吐出两个字:“ba————baba…”
楚子航一愣,他反射性的看向自己的妻子脸上充满幸福的笑容。女儿的声音就像是来自心底的呼唤一般,宛如天籁之声——这个世界上最纯净的声音。
楚子航心中的节拍也跟着慢了一拍。
“嗯。”他轻声道。
“后——后面”楚霓笙用拿肥嫩粉白的小手指向楚子航身后不远的地方。
顺着方向楚子航和苏茜齐齐回头,随即映入两人视野中的是街边的各色小摊子。其中一个摆摊子的是一位年迈的老太太,她面前的大篮子里面放着茸茸的棉布。茸茸地带有毛的小脑袋从篮子里的棉布堆里冒出来。
“那些是小狗,是小动物。他们是我们的朋友”楚子航用淡淡的语调为女儿解除疑虑。苏茜伸出手温柔的摸了摸女儿的小小的毛茸茸的脑袋。
“狗狗?”楚霓笙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显得百思不得其解,毕竟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那天真无邪的样子着实引人百般怜爱。苏茜忍不住在女儿的粉嫩面庞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是不是很可爱?”
“嗯嗯!”
楚霓笙盯着小狗看了很长的时间,她眯了眯眼睛腮帮子微微鼓起。粉嫩粉嫩的样子。
“ma——ma,狗狗,我要!”稚嫩的童声,咬着不准的字词,语气像甜甜的糯米糍一样。但是她却认真了起来显得很认真的样子。
苏茜强忍住笑意,用手遮住唇。眼泪差一点就要掉下来。她身边的楚子航突然冷下脸来。苏茜知道原因,楚妈妈对一切有毛的动物过敏所以是不可能买小狗的。更何况平日里他们都会很忙,两个人都要执行任务的时候女儿就得交给路明非和零带着。
因此,她才觉得很对不起才一岁多的女儿。给她的爱实在是太少了。每次都想过要去挽回,不过她很庆幸女儿居然一直都很粘着她。每次女儿和她被迫离开的时候都会哭的很伤心,稀里哗啦的。抱着她不肯松手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让苏茜很揪心。
苏茜看了一眼丈夫欲开口的样子抢先一步对女儿哄道:“宝贝乖,狗狗呢……现在我们我们不能养。”
“为shu么”楚霓笙快要哭了。
“把她抱着吧,让她平静一些。”楚子航站起身示意让苏茜抱起女儿会好一些,看着她抽搐的样子作为父亲也是同样心疼。
“我们霓笙不可以在哭了哟,不然到时候别人会笑你的。”
她突然皱起她的小眉毛,大声说话又大声哭的:“我要!我要!狗狗,狗狗~”但是当她看见了爸爸的眼神时顿时声音小了却还是在大声的哭泣。
苏茜叹了口气,抚摸着女儿的脑袋拍拍她哄着她。楚霓笙小朋友和父亲楚子航的关系一向是如此,每次爸爸出门了以后小家伙总是躲在角落里盯着父亲的背影。苏茜叫了好多声才出来,扭扭捏捏的在父亲的脸颊上啄了一下被母亲抱着注视着父亲的离开。
似乎……一直是这样的关系啊,这对父女。
虽然苏茜一直想去改变父女之间的关系但是总是心有余悸而力不足。只能慢慢去改变吧。
但是女儿还是非常喜欢子航的…
“我们走吧。”楚子航选择不理睬女儿的无理取闹,快步走向前。
“我们和玩小兔子乖乖玩好不好啊?”苏茜没辙了,她从楚子航哪里拿来了女儿最喜欢的布偶玩具和楚霓笙在路上做起了游戏。
“要过年了呢~小小的霓笙可不能哭哟~我们要开开心心的~是不是啊~”苏茜发出阴阳怪调来逗女儿开心,她拿着玩具在女儿面前舞动着想剥夺她的一笑。
“哇!哇!要啊要~~~”楚霓笙在苏茜怀里拍着小手似乎恢复了先前的情绪,但是并没有持续很久小丫头就塔拉下脑袋来小声地重复着“狗狗”戳着手指。
“子航,要不你先抱抱她吧。”楚子航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妻子怀里闹变扭的女儿,看着妻子无奈的笑脸他也只好伸出手将女儿揽进自己宽阔的怀抱里。
楚霓笙其实并不排斥爸爸宽大的却暖和的怀抱,她享受般蜷缩在爸爸的怀抱里,藏在衣服间看不见她的脸。苏茜则在一边揉捏着她小小的手帮着她取暖。
“狗狗……baba……”
“我知道”楚子航轻声细语温柔的回答道,他抬起他的大手擦了擦女儿脸上留下的眼泪又极其罕见的亲了亲她。
“待会去奶奶家里我们去吃小熊饼干好不好?”苏茜跟在他们身后从包里拿出可口饼干去诱惑女儿“还有好吃的小肉圆丸子。”
“想吃章鱼小丸子~~”
“好。”苏茜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想起了以前妈妈也是这样宠溺着她对她百依百顺。
“有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想了也是多余。”楚子航看出了苏茜的心思,他伸出手握住苏茜的右手“走吧,我们回家。”
“回jia!回jia!”小家伙也跟着一起起哄,开心了很多。
楚妈妈对于这个孙女是非常的喜欢甚至超过了非常喜欢,她说小霓笙真的很像很像楚子航小的时候而且又比他小时候更加可爱更加胆小、听话。每次一见面都得从苏茜怀里将她抱走不管乐不乐意就一阵猛亲。想到这里楚子航就觉得太阳穴发疼,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两边。
有点……麻烦吧。
“拿拿…”进了奶奶家的门以后苏茜贴在女儿耳边教她要懂礼貌要叫奶奶爷爷,可惜女儿还太小发音不太准一出口在场的人都笑了。
“好好~我的小霓笙呀。”岁月似乎在楚妈妈身上几乎没有什么体现,还是一样的漂亮只是多了不少的白头发罢了。
小丫头笑得可开心了,叽叽哇哇不知道开心的说些什么。苏茜贴心的帮她摘下帽子和手套,女儿被她弄得全身痒痒的一直往苏茜身上蹭啊蹭,她很喜欢妈妈身上的体香味。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小霓笙已经快两岁了吧。”楚妈妈感叹时间的飞逝,明明昨天楚子航还是个小婴儿在在摇篮里哭啊哭的。今天居然就已经为人父了……
“生日是在下个月。”苏茜朝楚妈妈笑了笑。小家伙终于开始长大了啊……真想现在就看看她以后的样子呢。
“有想好怎么给她过生日吗?”楚妈妈眨了眨眼睛,捏了捏苏茜怀里楚霓笙的小脸蛋。眼里充满了莫名的期待。
“暂时还没有。”楚子航拿起桌子上的红茶抿了一小口“而且有可能我们都会没有时间给她庆祝生日。”
“真有那么忙吗?”
“是的,妈妈。”
“所以才要事先想好啊!”楚妈妈有些激动“当年你爸爸就算是口头上说忙也是尽力帮着你过生日呢。”
随后便是一阵沉默,苏茜看了一眼楚子航尴尬的轻拍女儿的后背。这些年里对于楚子航的生父他们尽量都会去避免这个话题,那是楚子航一直以来的心结。苏茜可以体谅他的这种感觉,她主动用她温暖到不行的手包裹住他的大手。
楚子航转过身向她点了点头,告诉她自己没事。
“我们会尽力的。”
“她有什么东西是很喜欢的吗?”楚妈妈思考道。
“呃……是有的。”苏茜看了一眼睡的香甜的女儿,似乎显得有点变扭。
“是什么?”
楚子航皱了皱眉,把脸别过一边。
“狗狗……”
“……”楚妈妈呆住了,天然呆般的眨眨眼。
啥?!小动物……就是那些毛茸茸带毛的动物?比如小猫?小狗?
楚妈妈条件反射的打了个喷嚏,身子有一些发抖发痒。
“所以啊……这样的愿望……”的确是有些为难呢。
苏茜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那时候自己想养狗也是和母亲墨迹墨迹、磨破嘴皮、每天与苏恩曦(虽然她无所谓)唠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买了一条。但是,母亲并没有对狗毛过敏的病症。
这可怎么办呢……真是个麻烦的事情呢。总之,想当个好父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呢。
一家人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虽然是除夕夜但是楚爸爸依旧是很忙。下午的时候楚妈妈的那帮朋友也来了,显得更有节日欢乐的气氛。为了能让女儿睡得更踏实也是考虑到女儿有起床气这一点苏茜把女儿抱上楼上的客房里,留下楚妈妈和楚子航以及负责照顾楚妈妈的保姆。
其实,她和楚子航都不是很习惯那些来自阿姨的过分热情。甚至女儿很害怕她们,当她们抢着要亲要抱她的时候她都会紧紧抓着妈妈的衣领埋在她的胸口大哭。
她将女儿抱到床上,帮她盖上小被子拉开床边的椅子坐在她身边撑着手看着她的可爱的睡颜听着楼下热闹的声音。
她想起了很小的时候母亲为自己做的一大碗热呼呼的鸡汤和红烧肉,那种美味也映在回忆里。似乎母亲就在自己身边的厨房里,自己搬个小板凳站在上面看着母亲锅子里做的红烧肉用筷子沾一点酱汁,被幸福充实满了。
楚子航推开门的时候小家伙已经醒了,嚷嚷着要爸爸抱。苏茜有些惊讶。
什么时候霓笙和子航那么亲热了?
她帮女儿穿好衣服将她抱到楚子航怀里。
“妈妈和阿姨们出去购物了,晚饭前会回来。”
“那我去做饭好了。”苏茜拍了拍褶皱的衣服准备下楼。
“我也来顺便帮忙好了”楚子航任由女儿拉扯他的头发
妻子朝他点了点头又问女儿“宝贝想吃点什么?”
“ji……ya……唔,肉圆!”小家伙费力的在爸爸的怀里数着手指。
“好,我们都做!”看着女儿像咧开的鲜嫩花朵一般灿烂可爱的笑容,父亲把她抱到妈妈面前让她在妈妈脸上亲一下,小家伙马上会意。
厨房里忙碌了起来,大家干着自己的事情。苏茜不由得感叹楚子航的刀工的精练,能将鱼肉和鱼刺完全分开又可以把鱼片切的非常的轻薄。
苏茜将已经处理好的鸡放进蒸笼里,将葱和姜丝放进鸡的肚子里然后开始清蒸起来。
调成静音的手机放在厨房的桌子上嗡嗡作响,苏茜不经意间抬眼望见震动的手机划开接听键:“喂?”
“妞儿!新年快乐啊~”活泼的声音在电话那一头响起。
“诺诺?!”苏茜回过头和楚子航打好招呼然后离开厨房“你怎么会打电话来?”
“这不是过年了惦记你吗~~好久都不见面了吗~~”
“我还以为你有丈夫和儿子就不在需要我这个闺密了呢”苏茜朝她打趣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诺诺反驳道,顿了顿又小声说道“呐,新年快乐啊。”
“嗯,收到!”苏茜笑着回应到,觉得心里暖暖的。
“是不是干ma!我要接,让我接!”楚霓笙突然抱住母亲缠着她要和里面的人通话。
“咦?是不是我们的小霓笙啊~~~”苏茜无奈打开免提
“我想——干——ma”奶生奶气的声音传入诺诺耳里,诺诺整个人一瞬间就酥了。她真想越洋飞到那个讨人喜欢的小家伙身边狠狠的亲她,虽然楚子航会跟她使脸色。
“我也想你啊~我的小宝贝~”
“干——ma,要亲亲~”
“唉!可是……”
“就要亲亲~~~”
“好”诺诺在电话那边干笑看向喝着奢侈红酒,时不时看着庭院里跑来跑去的儿子的恺撒。她将电话贴在嘴边“么么哒!”
“么、么——”小家伙也同样将苏茜的手机贴在一阵猛亲。
“是谁打电话过来的?”楚子航洗好手从厨房里出来问妻子。
“是诺诺,她打电话来祝福我们新年快乐。”
“哦。”他冷不丁的回应到。
苏茜看了一眼时间“霓笙应该喝牛奶了。”这是一直的惯例,一到了特定的时间苏茜就会给女儿喝一杯温牛奶,这是一个很好的习惯。
她从包里拿出奶瓶叫保姆帮忙泡了一杯温牛奶。苏茜把瓶子递到女儿面前让她自己抱着奶瓶。
楚霓笙不需要父母的帮忙,这一点她表现的非常懂事。她很享受和牛奶的时间,她喜欢牛奶的香味因为妈妈身上的气味同牛奶的味道很相似。
“等妈妈他们回来了我们就可以准备吃饭了。”
“谢谢你。”苏茜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垂下刘海遮住她的大半张脸,女儿安安静静的喝着牛奶空气里弥漫着饭菜的香味“我说,一直以来都要谢谢你,子航。”
“我都知道。”楚子航回答的很肤浅,像他这样的面瘫很难有多余的表情的流露。
但是苏茜知道,那句话里也包含着楚子航对她的谢谢,谢谢她给他的那么好的人生礼物。让他真正明白了那个人对自己的感情。
“对了子航,刚刚一直没有和你说。”苏茜拉了拉楚子航的衣角,显得很害羞的样子。
“说什么?”
“新年快乐。”苏茜看着他波澜不惊的脸上闪过不一样的神情会心一笑。
“你也一样。”楚子航低沉醇厚的声音突然响起。
两个人并肩站在阳台上,两个身影一点一点的慢慢靠近,楚子航突然心一动双手按扶在苏茜的肩头,然后又慢慢的合为一个身影。
“baba——mama——”女儿稚嫩的童声呼唤回了他们的思绪。
“恩”看着女儿摇摇晃晃的走过来找爸爸妈妈的小小人影,苏茜蹲下身张开双臂给了女儿一个大大的拥抱将她抱起。
“夫人回来了。”保姆的话传进他们仨个人的耳里。
“我们进去吧,准备吃饭吧。”楚子航略过她们率先离开阳台,贴心的帮她们拉开椅子。
楚妈妈笑着走了进来,不管小霓笙乐不乐意就给了她一个拥抱又一次亲了她好几口。
“我们的小霓笙想不想要新年礼物啊?”楚妈妈一脸神秘的看向小霓笙。小家伙一脸茫然的看着奶奶允吸着手指。
“锵锵~”保姆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手上还抱着一个毛茸茸会动的东西。
“狗狗!”苏茜和楚子航对视一眼,满脸的不可思议。苏茜放开抱着女儿的手,坐在椅子上看着女儿抱着小狗,靠在它的身上。
“是不是很棒?”楚妈妈似乎比小霓笙还要更加的高兴。
烟花的声音突然响起,傍晚的天空被烟火的光芒绚烂了整个天空。
“yan—hua!”她伸出手指向夜空,开心的跳了起来。
那么…子航、小霓笙,明年以及往后一定要一直快快乐乐的度过每一天,我会一直陪着你们一辈子。
一直一直的…永远继续下去。

评论(1)
热度(12)
©廖.阿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