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阿玲

需要粮食的无用废人一枚√好吃的对胃的都是不挑食的√偶尔逼急了也会自己丰衣足食,主圈龙族
主:佐樱/楚苏/冲神/银月/土银/瓶邪 /王柔副:透纯/赤安/秀明/伞修/喻黄

楚爸爸和女儿的那些事<5>

  和爸爸的动物园游
 待女儿病痊愈的差不多有几天的时候,楚子航决定带她去野生动物园去玩一圈。一来是打算放松放松进来紧张不愉快的情绪,二来就是想带女儿一起去玩玩毕竟作为父亲他一次也没有带女儿去哪里玩过楚子航觉得这很不称职。
以前他因为任务以及各种原因没有陪过女儿去过动物园,大多都是苏茜带她去的。小孩子都对动物有很浓烈的兴趣,她很喜欢动物,从玩具种类上看来是这样。
楚子航曾经在非洲执行任务的时候送给她一个绒毛非洲象,那时候小铭含才几个月大,喜欢将东西含在嘴里。大的小的,她看到的都会趁大人不注意塞进嘴里。
考虑到这个问题的楚子航在选择玩具上是及其花心思的。这个毛绒象的身上带有一种小孩子不会喜欢的香味,想必厂家也细心的考虑到了这一点。
所以那只小象是唯一一只逃离主人“魔嘴”的玩具。
他们要去的动物园是在远离城市的郊区,那里空气很好。
楚子航外出有个原则,很少开车自驾旅行。除非万不得已或者是出任务的时候,他其实是提倡环保的。并且这茬事也经常被芬格尔嘲笑。
节假日或者是双休日的时候,这里的人都会很多,这就是动物园特有性质,不管它是在那个方位总会吸引无数人群。
楚子航讨厌人多,而女儿继承了他的这点性格。
但是对于没有见过的地方,铭含会充满好奇心的趴在后座位的窗户上,儿童安全椅在她这里丝毫没有用处。两只肉嘟嘟的小手和粉嫩的脸蛋紧紧贴在车窗上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楚子航对此很不解。
“喂,我是楚子航。”看到了手机的来电提示,楚子航按下蓝牙耳机的开关。
“是我,子航”致电的是苏茜“因为别的真原因我用的是酒店公用电话……铭含还好吗?”
“还好。”楚子航沉默了一会说到“一直很精神。”
“那就好…你们…在哪里?”其实打从小铭含得水痘住院的第一天起,苏茜就知道自己女儿的情况。
零说,小铭含是你生,出了什么事情作为母亲的你都应该知道。
零知道楚子航不想让执行任务的苏茜分神,而且又会叫她担心不好受。但是她想苏茜并不是那种临危就乱的人,不管女儿究竟如何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她。
她也是个母亲,她懂。
楚铭含一直很喜欢长颈鹿,脖子那么长又毛绒绒的很叫人喜欢。
楚子航想,也许这次能有机会让女儿了解一下动物。
“爸爸,我们能养吗?”楚子航抱着铭含让她看的更仔细一点。大病初愈后生龙活虎的小铭含挥舞着小手,似乎是想触及长颈鹿的头,但难度有点大。
“不能养。”
“为什么?”
“……因为他们太高了。”楚子航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这也是事实的一点。
对于小孩子的问题,你不能不回答,不然会一直问个不休。
“妈妈呢?妈妈会喜欢吗?”铭含想起了已经许久不见的妈妈,有点奇怪“她去哪里了?”
“妈妈她……有事情没办法回来。”楚子航知道,这小家伙的情绪开始低落了。
“妈妈在哪?”
“我们去看孔雀吧,铭含。”楚子航在内心深处谈了口气,莫名的无奈和闹心。虽然年纪小但是却不忘了把一切和人共享,这一点估计像苏茜。封闭心里想法不去想,楚子航面上却极耐心的面对女儿打算用些什么调节一下情绪。
好在女儿容易用这点对付。
这时候,楚子航看到了动物园的指示牌和动物园布告栏。
“是鸟吗?”楚子航带着女儿按着动物园地图来到了雉科林——群鸟林的一小块,因此父女俩绕了蛮远的路程。
“是的,很大的鸟。”楚子航在女儿身边蹲下,将她压低的帽檐拉高。
小铭含把着铁网,几乎遇将整个脸贴上,要看的更清楚些。她没见过这样漂亮的鸟,拥有五彩斑斓的羽毛。
“没见过吗?”楚子航很少那么轻声细语,他指了指在石坡上被雌孔雀群包围的雄孔雀。
“孔雀会开屏?”小铭含侧过身直视楚子航的眼睛,深邃漆黑的双眼。
“只有那只漂亮的才会。”
“那么它什么时候会开屏?”
“不知道。”
铭含不在继续理睬父亲又一次回过身,整人趴在铁网上面,目不转睛的盯着孔雀。楚子航也没出于阻止,这是小孩子好奇的本性打断她只会让她不开心发脾气。
楚子航想起小时候那个人和妈妈带他一起去动物园看虎仔,他从小就不惧怕猛兽甚至还能和老虎对吼起来。
想想真是童年无忌……就像是此时女儿对着孔雀在吹呼着什么举动。
“你在做什么,铭含?”
“我在帮孔雀开屏。”小家伙有板有眼的打着腔子,像是很认真的样子。
楚子航觉得有那么几秒的时间自己的大脑处在当机的状态下,他觉得自己有那么一刻是出于石化状态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他觉得此刻路人的目光有点慎人。
他…真的不懂小孩子的思维。不过他可以了解的是,铭含真的很喜欢动物园,很喜欢动物。
反复重复这个动作很久后,就像是回应一样,那只雄孔雀抖动着他丰实华丽的羽毛,毫无征兆的张开了雀屏。
“爸爸,爸爸!”小铭含看着楚子航,垫着脚伸长手指着那只绽放光彩的雄孔雀。好像真的以为是自己的吹呼让孔雀展开雀屏。
楚子航弯腰抱起女儿,让她走近点观看孔雀开屏的样子。
小家伙兴奋的直叫唤 ,伸曲着小手对于小脚。楚子航将她搂紧,免得她一个机灵从自己身上蹬下去。
在自己身边的女儿,很少会笑的那么开心。
楚铭含有点和楚子航一样, 对于猛兽毫无恐惧感。就像逗玩一般的家猫一样,面对比自己大出几倍的动物毫无感觉。
也许…他应该为了女儿和自己脾性相像而高兴?
'不过......也许下次一家三口来会更开心?'楚子航这样想到。 


评论(1)
热度(7)
©廖.阿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