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阿玲

需要粮食的无用废人一枚√好吃的对胃的都是不挑食的√偶尔逼急了也会自己丰衣足食,主圈龙族
主:佐樱/楚苏/冲神/银月/土银/瓶邪 /王柔副:透纯/赤安/秀明/伞修/喻黄

楚爸爸和女儿那些事(4)

生病的揪心
事实证明不管是多么健全活泼好动的人也是会生病的,更何况是个才两岁的孩子。
楚子航抱着女儿坐在医院的消毒椅上,小丫头一直哭闹的不停抱着爸爸的手臂躲在臂膀的后面。露在外的皮肤布满了大小不一的水疱。
“出水痘?”路明非站在楚子航面前看着师兄愣愣的出声。
“两到六岁的孩子出水痘没有什么的,我小时候也出过。两周内就会好。出过以后终身免疫。”楚子航淡然的抓住女儿想要挠水疱的手和路明非跟着护士的带领下来到病房。
对于水痘,路明非小时候就听过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是什么样子的。就算自己在襁褓中得过也不会记得吧。所以他是紧张的,毕竟现在他也是个父亲如果换做是他的话估计早就束手无策了吧。
“有告诉过嫂子小铭含生病了吗?”路明非看着可怜兮兮的楚铭含心突然揪了起来。
“没有,我不打算告诉苏茜。”楚子航将女儿放到床上坐在床边单手按住小铭含的小手臂。
“唉?”路明非不解,小丫头从他进医院看到他以后就一直嘴里叨叨絮絮念叨着妈妈“不告诉嫂子真的不要紧吗?”
“我不希望她为了这点小事耽误她的工作。”楚子航说实话在女儿刚开始吵着要妈妈的时候有动过打个电话给苏茜的念头。但是随后想想要是因为这件事打扰了她的工作心,那么自己的罪孽就加重了……
果然师兄就是师兄,顾全大局!路明非在心里默默地比了个赞。他看了眼盯着他的小铭含猛然想起了他来这里的目的是给小丫头送玩具的。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小小的迷你布偶,楚铭含最近的新宠——毛绒钥匙挂链。
路明非把挂饰放在床头,不过似乎现在小丫头用不上这东西。
“谢谢。“楚子航放下小铭含的手为她拉了拉被子。
“师兄你那的话啊。“路明非挠了挠头”毕竟师兄一直在照顾我吗。只是点小事情。
“我指的不单单是这一件事。“重新给小铭含量过体温确定不在发烧后楚子航也算是可以松口气。
路明非愣愣的站在床边回想着楚子航的话……为什么那么奇怪啊啊啊啊啊啊。
“路叔叔。“在床上的小铭含不知道何时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路明非“我痒……”
路明非觉得自己下一秒绝对会跟着小铭含一起哭:“铭含要听话啊……千万不能抓,一下下也不可以。“
”那么抓了会怎么样?“小丫头愣愣的凝视着路明非。
“会留疤,很疼。“楚子航搂过女儿帮发愣不知道如何接话的路明非搭话。
“会不漂亮吗?”
“是的。”楚子航点点头“那么你愿意乖乖听爸爸的话不去抓它并且听医生和护士的话吗?”
“嗯。”小丫头用力点点头,果然是爱漂亮啊,以至于什么都会答应。
楚子航知道那会很难熬,毕竟那种感觉自己体验过。那时候也是那个人整天整夜的照顾自己逗他开心分心注意力来减轻自己的痒痛感。总觉得,心里有那么一部分是空空的。他看着和那时自己一样遭罪的女儿觉得心里有那么些许难受。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做父母的都会为此心疼。尤其是楚子航也样的的人,他虽然不会把感情表现和宣泄出来但是所拥有的情感却比任何人都要深。
他知道女儿很拍打针打点滴,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楚子航和路明非两个大男人为了这么一个小姑娘是累的够呛,楚子航按住女儿让她不要乱动而戳坏手背影响眼前年轻护士的发挥;路明非则是拿着玩具和小铭含互动逗她开心来分散注意力。当针头成功插在小铭含的手背上时,路明非感觉自己热泪盈眶随时眼泪都会流下来。
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啊!对于楚铭含那么怕疼的小姑娘一切都是那么不容易……他似乎可以体会到楚子航因为公事长期不在家苏茜是怎么帮助他照顾的女儿。
嫂子,你真的好伟大……
等零给他们送饭来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路明非觉得自己随时随地都可以睡着。看着自己妻子亲自送饭菜来则是感动的一塌糊涂,感激涕零。投了那么久的食,自己这个老婆终于会照顾自己啦。
“她还好吗?”零将饭盒递给楚子航和路明非,看着床上拉着父亲外衣衣角已经筋疲力尽睡的死死的铭含向楚子航问道。
“还算可以。”楚子航将吃过的饭盒装进塑料袋里看了眼快要没了的点滴。
“其实你不在的时候,苏茜也是这样的。或许比你还要辛苦。”
“我陪在她们身边的时间的确很少。”
“那么就借着苏茜师姐不在的时候好好的去融合一下关系吧,其实楚铭含很需要爸爸也很爱爸爸。”
“我知道。”楚子航轻声说。他是看得出来女儿对自己的信任和依恋,因为他们彼此是心连心血脉相通的。 
或许他有为此挽救的机会,现在这个时候有,以后也还有很多的时间陪在女儿的身边。不是吗?

评论(3)
热度(17)
©廖.阿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