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阿玲

需要粮食的无用废人一枚√好吃的对胃的都是不挑食的√偶尔逼急了也会自己丰衣足食,主圈龙族
主:佐樱/楚苏/冲神/银月/土银/瓶邪 /王柔副:透纯/赤安/秀明/伞修/喻黄

楚爸爸和女儿那些事(2)

〈二〉关于衣服 对于女儿每天要穿什么衣服,这是楚子航比较头疼的事情。这种事情他万万没办法替女儿做主,在这个方面小丫头很有自己的主见。这一点她不像苏茜也不像楚子航,居然反而有点像是诺诺。 她永远会对着橱窗里的漂亮衣服盯个老半天,就算苏茜蹲下身去抱她也果断拒绝了平日里最喜欢的来自妈妈的怀抱。苏茜表示自己哭笑不得,只好用玩具来哄骗女儿。楚铭含很喜欢帽子,在她的衣帽间里帽子的存储有着惊人的数量。当然,苏茜不是那种极其宠爱溺爱女儿的人,并且主张凡事都要适可而止的家庭准则。这些帽子很多源来自于小丫头的奶奶和干妈,尤其是诺诺。她总会从意大利带给小丫头好吃的巧克力、好玩的玩具,还有漂亮的帽子。 楚子航将女儿一个人丢在主卧的床上,从床头柜里翻出来许多不要的草稿纸。上面是当初楚子航毕业论文的大纲。他发现最近女儿很喜欢听“嘶啦”的声音,索性就拿出来给她撕着玩,反正不是重要的东西。 他来到卫生间准备刷牙洗脸。小丫头难伺候,又习惯性懒床。他似乎体会到作为母亲整天照顾女儿的妻子不容易之处。 把女儿的一切弄好后差不多已经快将近十一点了,他答应过妈妈中午要带女儿去家里吃饭。下午妈妈还要和姐妹们出门一起出去逛街购物,他不想妈妈玩的不尽兴。不过时间的确是很晚了,他那精准到每分每秒都不会有一丝失误的时刻表头一次失灵了。他有些烦躁的拧开水龙头,冷冽的清水拍打在他燥热的脸颊上顿时觉得清凉了不少,他伸手去摸索着挂在墙上自己的毛巾把脸擦干。等自己忙完这些以后楚子航又一次返回卧室看了看女儿放心后去女儿的小房里找她的衣服。 苏茜打理任何事情都是井井有条,这一点她完全不比楚子航差得了多少甚至比楚子航在这方面更为上心。在她的世界里所有东西都会有所分类,然后出现在它们应该出现的地方,从认识苏茜起她一直都是如此完全没有任何的改变。她把女儿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放进压缩袋里,每天的衣服都有一个这样的袋子。因为不知道未来一个月的天气是如何所以每天的衣服都会有一件外套。她甚至还列举出自己爱美女儿喜欢的所有鞋子和帽子,心细到不行。因此为楚子航减少了很多麻烦。 今天的天气并不是很热,夜里也有在下小雨所以今天的天气会比较偏凉。楚子航这么估摸着拿出衣服然后打开压缩袋,又有条不紊的拿出较厚实的小袜子。他心里知道女儿一定会和他反抗,但一切都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来。
其实,楚铭含小朋友虽然爱美,但出乎意料的不喜欢别人给自己穿衣服,尤其是散发着浓烈香水味的中年妇女。当然作为父亲的楚子航也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楚妈妈的姐妹们对小孩子的抵抗力特别差,见到了就忍不住捏一下、掐一下。作为姐妹里最先有了孩子,最早当了奶奶自然而然的,楚铭含就成了众多奶奶们的手心宠儿。同样,楚子航也不喜欢那劣质香水的味道,很刺鼻。
“爸——爸!”楚子航一愣神然后回过头,说实话女儿真的很少叫过他“爸爸”最长挂在嘴边的称呼顶多是“唉唉”。被这样一叫楚子航难免会心头一颤,无论是多么强大多么面瘫的人也断断不是那稚嫩柔软童声的对手。
准确来说,女儿是楚子航的软肋。虽然不是那么明显就能看出来,但是高冷的楚少的的确确就是这样的人。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到底也是楚子航的嫡亲女儿不是吗。
“什么事?”楚子航拎着女儿的小衣服轻幽幽的返回主卧。
“要抱——抱——”女儿主动张开小手,有点小委屈的样子。
“你的玩具呢”楚子航扫过女儿的四周,怎么也看不到女儿从不离身的小玩具“把它丢哪了?”楚子航无奈上前抱起女儿看着她嘟嘴的样子淡淡开口“找不到了?”
“不见了……它跑掉了——”女儿在他怀里用小手笔画着忙个不停。“爸爸——”
楚子航哑然失笑,抱着女儿目光瞟了一眼床角边的玩具“我知道。”
“找……找……”小家伙抬起头,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楚子航,似乎在恳求他去找她心爱的玩具。
“把衣服穿上再说。”楚子航扯过女儿的小外套,他已经在心里想好了对策如何让女儿穿好衣服又不哭不闹。也许真的有必要用黄金瞳来威胁小孩子了吗……
“要妈——妈——”她别过脸,她喜欢在妈妈香香的怀里穿上衣服然后还可以得到妈妈的吻。
“妈妈不在这里。”楚子航有些头疼,少了苏茜事情总是会缺少控制。昨天晚上吃一顿饭也吵了老半天要妈妈喂,无奈的楚子航只好灰头土脸的拨通了妻子的电话。“要听话,铭含。”
看着女儿乖乖闭上嘴楚子航才反应过来刚刚的自己太过于严厉了。他软下口气“做个乖孩子,把衣服穿好。”随即楚子航又想想什么再次开口“听话的孩子都会有礼物,铭含想要礼物吗?”
“想——”她拽了拽爸爸的袖口让她替自己穿上衣服。
其实,你只要有诱惑小孩子什么事情都会乖乖的听话。不一定非要用“武力”解决问题。或者说楚铭含还是很依赖自己的父亲的。

评论
热度(12)
©廖.阿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