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阿玲

需要粮食的无用废人一枚√好吃的对胃的都是不挑食的√偶尔逼急了也会自己丰衣足食,主圈龙族
主:佐樱/楚苏/冲神/银月/土银/瓶邪 /王柔副:透纯/赤安/秀明/伞修/喻黄

楚爸爸和女儿那些事(1)

〈一〉喝牛奶
胖嘟嘟的嫩白色小手来回推玩着小小的玩具车,完全无视爸爸给自己递过来的那小小奶瓶,玩的开心的起劲。
楚子航坐在白色的羊绒地毯上看着笑得开心的女儿专心致志的玩着她的玩具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完全无视他的存在。吚吚哑哑的发出开心的声音。楚子航眼下做的也只能和女儿这样僵持着,冷不丁的瞟了一眼顽皮又讨人喜欢的女儿,她瞪着大眼睛看着地柜上的玩具木偶。楚子航知道,她是想要玩那个对她而言有趣又奇怪的东西。
哦,忘了说了。那是路明非从欧洲带来的玩具似乎挺贵……不过据零说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喂女儿喝牛奶的义务这件事情一直是妻子的分内之事,但是一眨眼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很简单,原因是因为苏茜去西班牙执行任务去了,为期将有一个月之久。通常情况下家里都是楚子航去出任务,他毕竟有着最接近s级的血统很多事情他出马都在适合不过了。更重要的是,不管是什么样的任务他都可以一个人完成。以至于一年之中有大半年都在外执行任务,陪女儿的时间用手指头都数的过来。也许还没有指头多。
女儿不喜欢喝牛奶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所以苏茜出门前嘱咐过楚子航务必一定要让女儿把小半瓶牛奶全部喝完,不管怎么样都必须让她喝掉。
只是小丫头脾气臭的很,很难让她乖乖听话的喝下牛奶。为了一小瓶温热的牛奶闹的惊天动地也是时常有的事情。楚子航皱了皱眉把奶瓶放在桌上,伸手理了理女儿玩乱的上衣轻轻往下拉了拉。他是在不明白在孩子的世界里牛奶到底是有多么恐怖。
楚子航依稀记得以前他还哄过妈妈喝下每晚一杯的温牛奶,那个男人走后这就成了楚子航作为儿子和家里唯一男丁的义务和责任。只是可惜女儿不是妈妈,她要远远没有妈妈那么好哄。所以,小孩子其实并不好带吗……就算是像哄楚妈妈一样哄她有些话才一岁多快满两岁的孩子听不懂吧?他也不想麻烦外出的妻子,估摸着时间西班牙应该已经是深夜了,他不想为了一点小事向妻子求助。
他不慌不忙的抱起女儿搂进自己宽大结实的怀抱里把她从地毯上移送到沙发上,不带任何思考的没收走女儿玩的起劲的玩具小车让她们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小丫头显然没有反应过来趴在靠枕上愣愣的瞪着大眼睛看着面无表情爸爸,气氛似乎有些不对。
楚子航又一次的拿起桌上的奶瓶递给女儿,他看着女儿突然哭丧下来的脸,左右蹭来蹭去着时不时的发出哼唧的呜咽声。誓死要坚持不喝牛奶的立场。楚子航有些生气的看着女儿,这丫头是被宠坏了。
“铭含,把这个喝掉。”楚子航带了几分命令的味道,就像喝牛奶是女儿必须服从的命令一样。
“不——不”女儿挥舞着小手向爸爸做出抗议,她的小眉毛拧成一团。生气的时候眉宇之间有几分想楚子航发火的样子。
“把它喝掉你就可以去吃饼干”这是楚子航做出的唯一的让步,毕竟对手是自己的女儿没有道理不做出让步。也许,对于孩子来说等量交换才是最好的办法。
或许是怕女儿真的不会将牛奶喝下去。楚子航在一开始就往牛奶里加了方糖,其实他这么做就是想让女儿知道其实牛奶并没有那么难喝而已。
楚铭含用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抱住奶瓶,有点小纠结的盯着奶瓶看了一会。为了吃到可口诱人的饼干铭含小朋友做出了牺牲。一骨碌就把牛奶喝完了,小丫头咂咂嘴她觉得牛奶好像没有以前觉得那么难喝了。楚子航半蹲的身体站立起来去为女儿拿被他放在壁橱里的饼干……
末了,楚子航在忙完这一切的时候去冲了个澡。和小丫头毫了一下午身上早就多了许多的汗水和粘稠感,洗完澡后他披上浴巾穿好浴衣拉开浴室的门。他看了一眼一直闪动着亮光的手机的来电提示,他淡漠的按下接听键。
“喂喂喂!师兄吗?你有什么哄孩子安稳喝牛奶的方法吗?!我家那位‘祖宗’都快把房子拆了啊!在没办法的话我们一家都要露宿街头了……”还没等到楚子航开口电话那头就被嘈杂的声音取代。他默默的当下电话看了一眼午睡中的女儿叹了口气,他是不是应该庆幸女儿在某些方面的“优越性”?毕竟女儿还太小了,闹不起来什么严重的事端。
反正这一次,他完全没有任何的经验可以传授给路明非……

评论(3)
热度(16)
©廖.阿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