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阿玲

需要粮食的无用废人一枚√好吃的对胃的都是不挑食的√偶尔逼急了也会自己丰衣足食,主圈龙族
主:佐樱/楚苏/冲神/银月/土银/瓶邪 /王柔副:透纯/赤安/秀明/伞修/喻黄

永远的守护

【源稚生视角】
一、妹妹
我叫源稚生,是蛇岐八家第七十四代大家长。我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他们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牵挂也是必须依靠我的人。
但自从弟弟去死之后,我只剩下了唯一的妹妹——绘梨衣。
她是个乖巧且懂事的孩子 ,我疼爱她也是理所应当的。我会满足她的一切要求,因为她很依赖我,她的依赖带给我的是责任和义务。
除此之外因为血统纯度的问题,她无法说话也极其容易暴走。并且她的智力也仅仅只是个6岁孩子的智力。也因此原因老爹和我密谈过许多次关于绘梨衣血统和她自身的问题,这让身为父亲的老爹很头疼和担忧,我也是。
令人揪心的,这个女孩背负的太多。
她的世界是一个寂静的城市,没有车来往,灯光在雨水中朦胧,大片的树叶飘飞,美丽而孤远,就像童话里连火焰都沉睡的城堡,无人侵犯。
——保护她,不受到任何伤害,我的职责。
二、出走
拥有高危言灵,绘梨衣的血统很不稳定为控制行动,她平时被关在蛇岐八家总部中。仅管如此她总是想要离家出走,我懂她的心情,很理解。
一个人,总是很寂寞
在她人生这18年来目前为止有过10次出走,每次时常不会超过4小时,总计时间是39小时38分09秒。
第一次会因为她的出走而紧张,第二次依旧会,第三次,第四次……
渐渐的,我明白了她一直出走的目的。她想看看这个世界,想接触、想认识。我知道,我给她跑出我视线的机会,可是她从没有跑太远最远也只是在大厦前的十字路口前。我知道她会很伤心,因为我们要来找她了。可我没有选择的权利,她对我来说很重要,虽然我希望她能开心。
“和我回去吧绘梨衣,游戏结束了。”我从矢吹樱的手上接过黑色的大外套张开来披在她的身上。
她没有任何的反应。
在我和矢吹樱他们赶来之前,她已经对着来往如梭的车辆默默的哭泣了一个多小时。无助和害怕一定困扰着她,看着绘梨衣一动不动的悲伤样子,没有办法我只能拦腰抱起她。她脸上的泪水也逐渐点点滴滴的滴落在我的衣服上。
[我做错了是吗?让哥哥你们担心了?]在一个十平方米的隔间里,她在老爹面前的坐垫上跪坐,而我坐在了她的上位。她从我的脸色上察觉出了什么,又看到老爹在一边直叹气必然从内心深处可以感受到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下次别让我们在烦心了,你是大姑娘了。”我看着她本子上的那行秀娟字迹,没有回答她,取而代之的是老爹的责备。
[对不起]她坑下头,搓着衣角边。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
“想要出去的话,下次我会陪你。”不知道要如何去安抚她,这是眼下最好的办法。
“稚生,别跟着胡闹。”
“老爹,没事的。这次的任务结束我有很多空闲时间,有我在不会有事的。”我的态度坚决,我盯着老爹的脸他似乎有所动摇。
“……我说不动你,既然如此也就随便你们闹吧。”伴随着阵阵咳嗽声和不耐烦的气调,我看着老爹站起身随即也一同站起向他鞠躬。老爹他算是勉强默认了。作为一个父亲他也希望女儿过的更好一些。
[老爹…生气了吗?]
“没有,难道你不为这件事感到开心吗?”
[恩……开心]
“那么我抽个时间安排一下。” 我看见她略有些惊讶的神色,不经摇头。
——能看到她的笑脸是我最大的满足
三、樱花雨
“少主,这样…真的好吗?”我看了眼处在门口的矢吹樱,拉了拉褶皱的衣领从架上拿起我的黑色风衣。她站在拉门口,背后正好靠着门口缝。她这是想阻止我的行动。
“你是在违背我的命令,樱。”
“您还没有下达任何命令。”
我不在回复她些什么,没有必要的事情,她不会真的就一直挡在门口,我只要走过去她就会让开。矢吹樱是我的左膀右臂,也是最了解我的人。
“大阪的事情就由你带我替任,监督乌鸦他们吧。”
认定的事情,我是不会有丝毫让步。
[哥哥我们要去哪里?去看樱花?还是去游乐园?或者是水族馆?]从昨天起绘梨衣就在反复问我这个问题。
“你想去哪里?”我朝她笑笑指着她写下的这些活动地点。
想了好一会,我看着她在绘本上挥画着的一笔一划不经摇头。写完后她将本子推给我。
[樱花]
这是她一直以来都非常喜欢的东西,除了psp之外的。
我带着她去了新宿御苑,我们乘坐了丸之内线。 虽然对我来说这没有什么值得新奇的地方,前不久刚在地铁上完成一次任务。
[新宿御苑的樱花很好看吗?]
“很美。”
[比电视上的还要好看?]
“是的”我摸了摸她的头顶“很美,让人无法形容。”
[像雨海一样?]
“你知道?”新宿御苑的樱花的确如雨海一般漂亮,没想到绘梨衣她会知道那么多。
[在电视上看过。]
“现在你可以看到真的了,开心吗?”
[嗯。]
我拍拍她娇小瘦弱的肩头揽过她搂在怀里,下颚抵着她的头轻轻叹口气。
我们的时间有限,她不能在外面乱晃太久,最多只能支撑个半天。血清的数量有限。她随时会支撑不住,暴走就麻烦了。
这也是老爹反对我做法的原因。也许到时候的场面我也控制不了,会非常糟糕。
但是我和他保证我会尽力的控场。
我从没有见过绘梨衣像现在那么开心,就算是偶尔幸运一般的在街霸里赢了我。
这就足够了。
我们离开地铁站去往新宿御苑,避开节假日今天的人流很少。绘梨衣不适合人群多的地方,虽然她喜欢热闹, 但更是为了她的安全以及市民的安全。
“怎么了?”她扯住我的袖角,迫使我停下脚步顺着她的目光入眼的是一大片湖水,上面浮满了树上凋零的粉嫩花瓣。
我租了木船,带着绘梨衣沿着湖边转了一大圈。 她就像个对稀奇事物充满着好奇心的孩子,伸出手,她静静地看着被微风吹到手心里的那一片樱花瓣。
这比当什么蛇岐八家大家长好多了,我觉得我更适合当一个兄长,毫无压力和负担。
也许绘梨衣的存在,并不只是妹妹一样的存在……
我清楚的知道这一点,就像矢吹樱说的一样。我对她的爱护和包容远远要超过兄妹情义。蛇岐八家也一致认定她是最适合我的新娘。
[如果能把小黄鸭带来就好了。]
“你把它放在哪里了?”绘梨衣从来不会遗落下她的任何一个玩具,她会把它们全部塞在缝满口袋的裙子里。
[丢了,上次出去的时候。]
那只鸭子是我曾经出任务的时候给她买的,会吹泡泡也会叫。小孩子会喜欢的玩具,她也一定会喜欢。
“下次我再给你带一个,丢了就算了吧。”
[不,那是绘梨衣的玩具。]
“我再买个给你就又是你的玩具了。”
她许久不曾回复,算是妥协了。
“下次你想出去就告诉我,我带你出去。”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进听进我的话,只是自顾自说着。
[下次还可以吗?哥哥不会很忙?]
“我会尽量的。”
[好。] 我知道她这句话不是出于真心的,无数次的妥协,最后还是会偷偷跑出去。
任性的姑娘。
滑动着船桨看着一圈圈晕开的水波,我有些许犯晕,希望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
不用再去为那些所谓的任务烦心,不用担当大家长的责任, 不用管理那么繁琐事物一整个黑帮。更不要那么累的活着,成为一个工具。
就为这一刻,和绘梨衣一起看着夕阳西下,一起度过这为数不多的一天。
至亲的弟弟已经失去了,不想再失去其他更重要的东西了。
夕阳绚丽的红色笼罩晕染了大半边天,大块的白云在夕阳的辉映下显现出火焰一般的嫣红。
我从来没有觉得哪一天的夕阳是那么美,在我的心里阳光的消失是代表死亡的降临。
但是这一刻,我只是希望这个过度再长一些,让我看到她的开心也更长一些。
我爱你,绘梨衣……由衷的…
由衷的希望你幸福。

评论(2)
热度(16)
©廖.阿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