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阿玲

需要粮食的无用废人一枚√好吃的对胃的都是不挑食的√偶尔逼急了也会自己丰衣足食,主圈龙族
主:佐樱/楚苏/冲神/银月/土银/瓶邪 /王柔副:透纯/赤安/秀明/伞修/喻黄

雨落

楚子航习惯盯着窗外的雨景发呆,每当下雨天他都会这样安安静静的站在窗前。每当这时候苏茜或者是兰斯洛特都会蹑手蹑脚的进来将文件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安置好或者是干脆站在一边把时间就给他,等他回神收拾好心情在和他报告工作任务。
但是当这两个人相继毕业步入执行部以后,楚子航又却觉得少了些什么。 自己似乎显得更加的孤独了。
转眼,自己已经度过了无数个这样的大雨磅礴的夜晚。
透明的雨珠总是可以将自己暴露无遗。
“你,你是什么人?!”代表着狮子一般的凶利目光和那金黄耀眼的瞳眸让人不觉一阵寒颤。
楚子航提着“村雨”站在大厦的观赏过道上,火光四溅面对他的一帮人脸上已经沁出了些许血液。他整个人被包裹在雾气之中。
原先跃跃欲试信誓旦旦的保镖们开始瑟瑟发抖,黄金瞳的威压是普通人承受不了的压力。
“我要见你们老板。”楚子航从来不在普通人面前闪露出这样欺凌的样子。
现在的他,只想要一个答案。
那个男人一声不吭的来了又一声不吭的走了,只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他。而等到自己明白他所做的一切……他却已经死了,连灰都不曾再见过。
雨声循序渐进一般,噼里啪啦的打在观光玻璃上。一道闪电透过窗户折射照进来,让楚子航显得更加独立高傲就像是王者对庶民俘虏一般居高临下的俯视。
记忆隐隐约约的闪现,他似乎记得小时候的时候那个男人会哄他开心给他当马骑,不开心的时候会逗他笑还带他去玩游乐园里的旋转木马……可是美好的记忆一下子逆转变成一片片的碎片幻影,倾盆大雨中的迈巴赫奔驰在黑夜里的高速公路上,时而绕转过山腰,时而经过漫长的隧道。他们就像发了疯一般的跑,记忆疯狂的旋转着扭曲着。所有的声音化为刺耳的鸣叫声,还伴随着马的撕叫声。
什么人一切的重点?什么一辈子的不可挽回?
雨滴是透明的,它能折射出楚子航的一切。把他内心所想的一切都掌握。
就在电闪雷鸣的此时,大厦内第23层执行董事的办公室门已经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踹开。可以看到一阵卷起来的灰尘。
霍炜华看着一个持着带有凛冽寒气的日本武士刀的人用手掐住了他助理的脖子。
助理感到头晕目眩,意识混乱,慌乱害怕。掐住他脖子的男人没有一丝的怜悯之心,他能清楚的听见自己颈骨发出清脆的咯吱咯吱声甚至包括霍炜华。
那个男人明显就不是人类,助理弯曲着双腿觉得全身刺痛,他没有任何的反抗机会。他有意识的回避对方的双眸,那是一双金黄色的异人之眸。
其实比起死亡,助理更加害怕这样的眼神。
“霍炜华。”对方发出了他确定式的语句。
“谁告诉你,私闯别人办公室是很礼貌的行为?”
“对不起。”对方给予的回复让悬空的助理一脸茫然,脖子上的那股力轻了不少。突然间那个男人松开了手,让助理一个措手不及的摔了下来,头嗑到了桌角。
就像是获得了新生一般,助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和脸,都是真实的。
霍炜华就如同面见一般容易应付的小资本家一样,礼貌的伸出手“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少年?”
对于霍炜华而言对方这个年龄大概在二十八或二十九的青年男人的确是可惜称得上是位少年。
“我知道楚天骄交给你的那件东西。”男人从来不会那些拐弯抹角的话语,直来直去是他的一个显著的标签。
“怎么称呼你?”霍炜华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我姓楚,楚子航。”
霍炜华微微一愣,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又很快的就明白过来,他看着对面的楚子航,他低垂着眼帘一脸漠然的孤凌。一个怪物一样的人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
“老楚心心念念念叨的儿子就是你啊,你和他长得很像。”
“嗯。”低沉的声音出乎意料的温柔,显得非常有礼貌。有一瞬间霍炜华认为眼前的这个人和先前的那个人进行了他并没有看见的“调包”。
“我听‘熟人’说我父亲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交给你作为保管,我想来要回它。”
“如果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打伤了我的员工,我觉得这样子是不是有些不妥呢?”霍炜华的眼里闪过一抹淡金色,楚子航看的很清楚。
眼前的这个中年公司总裁并不是普通人,是和他一样存在的混血种。
“抱歉,对你造成了财务和人力的损失。我有些心急了。”楚子航礼貌的九十度鞠躬以表歉意。
“不要紧,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你能找到这里来可见花费了不少功夫。”
的确是不少功夫,楚子航从黑太子集团得到和父亲有关的这样一条消息是通过校友也是对手妻子陈墨瞳的老同学邵公子那里问来的,邵公子并不是好说话的主,合适必要时他就拔出那把经过装备部无数次实验改造的妖刀“村雨”。怎么多年下来,他依旧是为了达到最终目的而如此暴力直接。
这是他第一次作用执行以外的时间来做这样的事情。
可见这件事情对于楚子航而言是多么的重要。
对于那个男人的一切他都不能放过。哪怕只是一句关于他的话。
霍炜华打开桌柜底下的保险箱,转动密码时不忘随口说几句:“我和天骄都是炼金系毕业的,现在想想是很久远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是后来那副不正经的样子了,但一旦严肃起来又正经的不行。”
“嗯,可以想象…”楚子航点了点头。
“他那时候可比后来浪的很,一张花言巧语哄骗女孩的嘴啊,祸害了不少仰慕又喜欢他的女孩。”霍炜华就像想起了那时候的景象,楚天骄搂着女孩的肩膀齐并坐在湖边,夸自己的英勇战绩“你和他,真的一点也不像。哦,我是说性格和作为。他是个幻想派的什么事情也只是想想从来不放在心上。”密码向左五次又向右三次,锁却一直没开。
“他那时候喜欢你母亲,我记得是叫苏小妍没错吧?”
“是的。”楚子航下意识的看了自己的手。
一旁呆摊在地的助理看的是目瞪口呆,他突然对老板的敬佩又上升了数百个点。一个怪物居然被制服的服服帖帖还变得如此的彬彬有礼…都是怪物啊。
“你母亲那时候舞跳的真的非常棒,我这个不懂这些东西的人都佩服的五体投地。你母亲可是当年舞团的台柱子,到现在都有些名气。”霍炜华听见了啪的一声松了口气,他踩着有节奏的步伐极其绅士的走到楚子航的身边将东西递给楚子航。
那是一个已经泛黄的用红纸包裹的盒子,有一个30寸照片的大小。
“这是他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他说了,有些东西他想留下,不然在他那里只会随着时间沉淀。”
“……”楚子航觉得自己胸口极深的一个地方有一块地方猛然触动了一下。
将包裹的那张红纸撕开,是一个刻有楚天骄名字的木盒。似乎是用檀木做的,香味还在。
楚子航依稀好像记得这个盒子,妈妈也有那么一个盒子。他从小就见过,只是苏小妍总是把它放在很高的地方,从来不用。
里面是一张全家福照片,镶着透明边框。很明显,是一张p出来的照片。照片上的自己那时候已经有12岁了。照片里的妈妈依旧明媚动人,而那个男人。很明显是拿着他四五岁照片p上去的,衣服都和那时候一模一样。白衬衫和毛呢裤子,一脸骄傲。
“也许他是对不起你们娘俩,但是看得出来,你们是他的一切。”霍炜华拍了拍楚子航的肩头,他随即注意到了楚子航左手上醒目的婚戒朝他笑了笑“等你日后做了父亲就会懂得当初天骄所做的这一切了。”
透过透明的相框就像是看见了当年的一切,那个男人其实并没有走。他一直都陪伴在楚子航的身边,见证他的一步步成长。从少年到成年再到自己结婚生子………
楚天骄一直活在楚子航的心里。只要他不曾忘记,那个男人就会一直存在着,对也许往后一切都会磨灭,但是楚子航存在一天,就不会忘记楚天骄。
虽然我握不到你的手,感觉不到你的温度。我知道,你依旧与我同在。 即使我们身处两个世界,两个时空。
这场雨,停了。

评论(2)
热度(6)
©廖.阿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