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阿玲

需要粮食的无用废人一枚√好吃的对胃的都是不挑食的√偶尔逼急了也会自己丰衣足食,主圈龙族
主:佐樱/楚苏/冲神/银月/土银/瓶邪 /王柔副:透纯/赤安/秀明/伞修/喻黄

青馆沉【一】序章

  说明:

本文为长篇,巨坑x3(重要的事情三遍)。不定期更文。

原设是同人文衍生,写着玩的东西,后来觉得当作原创来写更有趣些。定义是古风,我会想哪写哪。所以第二章会在第十章写完之后再写。就是纯粹自己写的开心。如果可以也希望你们写完。

人设会谁着文章增加而一一放出,人设本身就是带有一定的剧透,请见谅。当然可以选择不看=w=

六国风光她早已耳闻目睹都有领略,但唯独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下雪时的场景。也不是说没见过,从前她只见过晨起的积雪和正午化雪的场景,今天是第一次。一片一片的就似柳絮一般,随风吹散,落在粗麻布的衣服上就化了。她伸出冻的发紫已经冻伤的右手掌心接住一片雪花,趁还未融化之际认真观察了一番。这是她见过最美的东西。那一年,她七岁。正是小姑娘最青涩可爱的年纪,可是她却经历了很多磨难。

"南瑾,我是你的父亲。" 

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他说的第一句话。

"母亲说过,我的父亲早就死了。"她稚嫩的童声却如此伤人,苏旬有些语塞,不知该怎么应对面前这个酷似男孩一般的女孩儿。如今解释不是不解释也不是。当年他和南瑾的母亲南禾汐情投意合,却无奈有情人不能成眷属,天意弄人?苏旬自己也说不清个真假来,他对禾汐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情。只是可怜和被迫罢了,如今她的母亲都已作了古......

他好再说些什么呢。当初和南禾汐在一起本就是看重她家的门第出身而已,她的姐姐南木嬛是皇后,禾汐虽说是庶出的女儿却也颇得父亲南司的疼爱和姐姐的庇护,怎么也算是个世家大小姐。如今却和女儿躲在这偏僻的山林中。南瑾是他的私生女又怎么能生活在大道寺家里呢?当初得知禾汐有了身孕的时候老爷子震怒,愣是偏房怎么劝也劝不回来。这些年来他也一直关注着禾汐母女二人,怕给他添出什么事端来。最怕不过郁子咽不下这口气跑去他家府邸带着女儿闹上一闹,幸在这大道寺郁子懂事又明事理。这几年也是没事就来此处跑,算是给她个安慰吧。他每每都会选在南瑾不在家里时来访,也难怪她用那么生冷的眼神看着自己。他咳了几声,招呼着南瑾过来。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可怕,随即他抱起女儿往自己膝上一带,好生瞧了瞧几眼。不得不说,这丫头要像他多几分,小小年纪就英气不凡,若是男儿身定能成就一番大事必成大器。可惜,身为女儿,还是像禾汐一般平平静静,至柔至美的好。她那双眼睛极其像她的母亲也有些他长子的影子。"南瑾,从今起你就不在姓南了。" 
"为什么?"南瑾有些奇怪"母亲说,我就该姓南啊" 
赤井立旬叹了口气:"这样是不成规矩的,你母亲说的不为准。" 
"哦。"南瑾乖巧的点了点头。 
"和父亲回家好吗?"苏旬的嫡妻安氏早就知道了南禾汐的存在,她也算是大度贤惠的好内助,这几年也是帮着他料理家事,对此事也毫无怨言。这下让苏旬更加觉得自己对妻子多有愧疚了。 
对于南瑾而言,那时候她对于家的感觉还很模糊。她和母亲常常四处流浪,直到去年才安置于这座山上,她也随之上了附近的学堂院,但却是整天厮混度日,不过成绩功课都不曾落下。母亲虽说她是女孩儿该有女孩的样子却也希望她可以活的不那么累,不走自己走过的路才好,希望她懂些知识,好不受些欺负。南瑾虽调皮顽劣却也听母亲的话,牢牢记下了。所以功课也不是很差。曾经郁子教过南瑾些音律和舞技,无奈她反倒对刀枪感兴趣。苏旬也听禾汐说些牢骚,多都是和女儿有关。 
“好。”她应付似得回声。 
"等过会到家后一定要懂事,见到比自己年长的一定要叫人。"苏旬牵着南瑾的手"若是见到穿素色黑留绣裙的女人记得叫声母亲。" 
"叫那个人母亲,可禾汐也是母亲啊。"南瑾不解,一个人不是只有一个母亲的吗? 
"她疼你,理是该叫声母亲。" 
"可是我都没见过的人怎么知道她疼我?" 
小孩子的问题总是这样多,苏旬皱皱眉"难道教你师傅先生没和你说过这些知识吗?" 
"师傅常说,家务是自己的事情。"南瑾认真的说道"他说得自己解决,就像阿木的父亲娶了一个比她母亲漂亮的女人,可师傅又有什么办法不让阿木的父亲娶那个女人呢?" 
"倒也有理。"她是个颇为聪明的孩子,他露出难得的笑容,有几分欣赏的意味。山下的轿子早已停滞多时,小厮们等着主子回来的空隙到处溜达了几圈,苏旬也没有责怪他们。他撑出手抱起南瑾,故作宠溺似得拍了拍她的头。 
"我们要回家了。"  

评论
热度(1)
©廖.阿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