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林霖

傻逼 你反思

楚爸爸和女儿那些事(7)

爸爸好还是妈妈好
楚子航从来没有想过问女儿那么一个问题,一是他这样的人实在是问不下口,二是他觉得问不问完全没有必要。
首先这个问题实在太得罪人了。
他最先想到的就是小时候妈妈问自己这个问题的画面。妈妈那和善期待的微笑仿佛会在他接下来的话后会瞬间乌云密布变得面目狰狞。
算了,还是不想了。毕竟也不是什么值得回忆的东西。
楚铭含是个非常犹豫不决的孩子,改变决定是分分钟的事情,谁对她好她就记着谁。好比苏茜今天给了她糖果就是妈妈好,要是紧接着又教育了她那就是爸爸好。
你看问不问根本毫无意义,楚铭含并不是那种机灵的孩子,毕竟小,实诚的很。
其实这样也好比较省事些,虽然楚子航承认他其实真没少操过心。
并且苏茜也是这样觉得的,毕竟父女相处少自己问的话挺不公平的……
但楚子航还是有点内心纠结于这个问题。人嘛心照不宣是基本,连楚子航也是不可避免。
于是乎有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这样小的孩子很容易磕着碰着,皮细肉嫩的连被蚊子咬个包都能哭上个半个小时。铭含比同龄的女孩子要皮,总是喜欢到处跑闹根本不受控制,一旦只是一眨眼看不见了下一秒你就会在地上看见那一团小小的身影卧趴着慢慢酝酿抽泣然后大声的哭出来。
这一点苏茜深有感受,以前她带铭含的时候总是因为一点小事情大声痛哭像是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一样,也因此诺诺常常吐槽说小孩子假的很。
但楚子航会自动归类成自己的错误。而不是像苏茜一样,有些事情真的只是小孩子皮一下自讨苦吃的下场,有些事情真的是自己看管孩子的失误。
铭含胆子大完全继承了他和苏茜的共同性格点,好奇心大那是双倍份的,对她觉对不能像对平常孩子那样强调什么改做什么不该做,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说不强调不然她会更好奇。
这天的下午楚子航依旧是完成自己的每天日常任务报告,做做总结,写写对龙类的调查研究。而楚铭含就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拿着楚子航换下在沙发上的皮带啃咬着玩。
前车之鉴,楚子航总是在打完一行字后下意识的往铭含那里看过去,检查她是不是还好好坐着。
小丫头也是精,一旦当楚子航毫无察觉一般的轻轻回头她也会停止她手里的动作去弄弄别的东西,你也不知道她是无意还是有意的躲避你的任何一个眼神。
还没完全转过身投入电脑输入中,那团小小的小肉球就那么措不及防的从沙发上滚下去,一个眨眼的瞬间。
楚子航什么人,自然是比掉落的一瞬间还快的人,一个跨步就捞过女儿然后将她抱在怀里。
下一个瞬间,就犹如流水开闸一样“哇”的一声大哭出来。虽然沙发不高楚子航动作快但还是在高速中碰到了额头。
楚子航不由得重重的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女儿的脸埋进他的衣服里有规律带着节奏一样拍着她的背脊又摸了摸她柔软的后脑作为安慰。
惊吓比疼痛要大的多,她的小脸表情还是呆滞的。
出了这种事情楚子航只能先放下工作把女儿往房间外带,想办法先止住她的哭泣,可是当他低头看向怀里的铭含,却看见她已经哭着哭着在自己怀里睡着了。
果然还是小孩子啊。
在活跃也是会累的,而楚铭含是哭累的。
晚上的时候他带着女儿去妈妈苏小妍那里吃饭。
在楚子航帮家里阿姨的忙做晚饭的时候,带着铭含玩的苏小妍问了让夫妻俩纠结很久的问题“我们家铭含啊是喜欢爸爸还是妈妈呢?”
苏小妍同铭含坐在客厅的大地毯上,小丫头专心致志的拼着苏小妍从美国托人带回来的智力积木完全没有听见奶奶在同自己说什么,仿佛一个世界两个频道。
苏小妍也不心急,对小孩子可以耐心满满,以前她对楚子航其实并没有多少的耐心,连他生病感冒都不知道如何去照顾。楚铭含玩的开心极了,咋咋呼呼的样子,根本听不见奶奶的任何话但也会奶声奶气的嗯几声。
“铭含啊,奶奶问你话呢,喜欢爸爸还是妈妈?”
“爸爸。”楚铭含小朋友终于回答了她一声。
苏小妍以为是她幻听了,可小丫头连叫了好几声。还真是奇怪了………
“妈,这种问题你还是别问她了,她什么都不知道。”楚子航从厨房里走出来站在苏小妍的背后,正好正对着楚铭含。她那根本不是回答而是再叫爸爸而已。
“怎么会,现在小孩子可精灵了,你张阿姨家的小朋友可是很懂察言观色的。”苏小妍对儿子的态度不大高兴。
“她就算说了也是下意识的,她只会对你第一个说出名字有印象。”上次楚子航带她去买玩具也是这样,如果你问她喜欢小狗还是小猫她会说小狗,但你前后颠倒一下她也就随着你而改变,并不是自己的主观意识而是附和而已。
楚铭含的额前贴着卡通图案的创可贴,她还是被磕的肿了起来。楚子航从家里的医药箱里找到了这个创可贴也就顺便帮女儿贴了上去,她看样子还很喜欢。
“小孩子现在没有思想和判断力也是好事情,再说了喜欢哪个……其实不重要的。”
而心底楚子航却还是有点没底气,其实刚刚听到女儿叫自己名字还是很高兴的。
呵,口是心非,就算是楚子航也一样。

评论(1)
热度(25)
©廖♛林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