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林霖

傻逼 你反思

惊变暮渊②

第二章
惊吓之余,随着他紧密贴近地板心跳减缓后,他终于算是感觉到了来自自己裤袋里手机的连续震动。
伸向裤袋的手还颤颤巍巍却没有犹豫,他终于用食指划过屏幕。
“路明非?”一个略微耳熟的声音,一时之间路明非楞是没有察觉出是谁的声音,变变扭扭的中文发音后鼻音还有点分不清楚,勉勉强强知道说的是他的名字“谢天谢地你个挨千刀的终于接了电话,我还以为你也失联了。”
“老唐?”许久之后他在对方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什么的话里在脑电流突然闪光想起了这个名字。
老唐是他在星际争霸里认识的,算是高手也比较容易聊得来,后来一来二往就成了朋友。
他美籍华裔,从小长在美国,因为母亲是中国人的原因也会点中文,虽然需要靠英语连接才能说顺。除了打游戏之外他们也经常通过邮件QQ来联络,他以前收到过不少从美国寄来的包裹,都是老唐给他的礼物。
“你看推特了吗?网上有人上传了你们这里的视频,转发过百万了。看到是你家那里我就第一时间给你打了越洋电话,你现在才接吓的我还以为你也出事情了,你知道我有个学长也是中国人和你同乡。”
老唐是个话多的人,不管什么事情都是喋喋不休的,平日里不怎么中听但此刻听了到觉得欣慰,纠结了很久路明非终于挤出了他的第一句话:“我杀了我的婶婶和弟弟………”
“………”路明非听得见对面沉重的吸气声,心里依旧忐忑不定更多的被害怕包裹着。
“嗨,兄弟。你听我说现在这样的结果大家都不想看的到,谁也不希望电影的不幸发生在自己身上,从他们攻击你的第一刻开始他们就只是失去程序控制的机器。”
“可他们是我的亲人………”
“别告诉我你现在想随便找个东西一了百了。”
“我的确是这样想的…”
老唐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去和这个懦弱的废柴计较“你杀了他们就是为了活命吗?既然这样你就应该离开你家去找新的出路。”
“出去了还不是一样………好歹我遇见的两个不具有特别的攻击力可外面的就不一样啊……”如果可以他还是选择将自己家的屋门焊死个两具尸体孤独终老只剩下一堆白骨。
“中国的政府现在已经开始了行动,虽然你这里估计没有任何消息。不久前的时间里他们已经组织了安全保卫员和对这些东西略有研究的研究员来处理这个事情,听着,只要你能离开你家活着出去就不成问题。离你最近的小型安全区就在不远,如果你现在出发也许能赶得上后天早上的撤离运输机。”
“听起来你似乎在介绍一项民生工程。”路明非描述贴切“但我是个四五渣啊,除了打星际开黑人特长………就没什么优点了,哦,除了政治学。”
路明非从小就没有弟弟路鸣泽优秀,人家是品学兼优他是不学无术,因此经常被他婶婶念叨。
“但你求生欲强啊!”
好像听起来是怎么个回事……
他有个不算优点的优点——贪生怕死。
这样的人一般都如小强一般顽强,总是会在绝境处遇到生的希望。
想一想如果不是因为遇到这种事情他现在应该还沉迷于电脑之中在婶婶的嘶吼声中镇定自若的和别人开麦打游戏,一旁的路鸣泽时不时会指使他帮忙递个东西什么的,明天他要去参加班里的毕业会来着。
想着想着,他就想起了陈雯雯。那个班里的文静班花,每天喜欢坐在文学社团的教室里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捧着那本《沉思录》,他这种人永远读不懂的书。
他一直很喜欢陈雯雯这样的文艺范女生,关键是还特别温柔。
不知道遇到这样的事情后她怎么样了………会不会?
又一个机灵他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人,因为陈雯雯,虽然他们没有任何的联系。他“啊”了一声吓得对面的老唐一个激灵。
一直就在想,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他看着地板上那婶婶衣衫褴褛残缺不全的尸体猛然想起来了。
他那个今天一早就出去的叔叔路谷城在哪里?
他又重新看了眼他的手机功能栏,总统有三个未知短信。
“你说的对,老唐。”他一边与老唐通着电话一边打开短信,两条是来自他叔叔的留言,一个是让他留意邮箱里有没有寄来的录取通知书一个是问他是否还在家里,后者的时间是不久前大约是婶婶和路鸣泽被感染的时候。
“我得去找也得叔叔,我觉得他应该还活着。”有那么一种感觉这个家唯一对他无微不至体贴的亲人一定还在这个城市的某个地方“我要找到他,他是我唯一的家人了。”
不管如何,毕竟有着血缘的关系,毕竟还有感情。
“总之,兄弟你能那么想我还是很欣慰的。”虽然并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老唐依旧为他重整旗鼓而高兴,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
“你也不用太紧张,你们那边不是快接近郊区了吗,丧尸不会成群算是安全。”老唐给他做简单的分析“我可以帮你忙别忘了我以前和你说过我比较擅长追踪。”
就像如同得到某种约定,路明非有点松了口气的样子,笑了笑“给我点时间,我现在全身上下都是脏兮兮的………”
他挂断了老唐的电话又再一次的看向了他婶婶与堂弟的尸体,像是做出了什么巨大的决定一样,他从叔叔的工具箱里翻出那把伸缩的铁锹将那两具血肉为一团的尸体铲到一起去,他还听见和稀泥的那种“噗噗”的声音。他将婶婶和堂弟的尸体移进家里的杂物间,那里面没什么东西,是婶婶以前的一些日用品和衣服,和上次被他打坏的花瓶以及他和路鸣泽小时候玩的旧玩具,上面附着的是一层积了很久的灰尘空气里又尽是些尘埃。他将他们铲在一起,用杂物间里的旧布盖在他们身上。
他只能把他们“葬”在这里,如果可以他希望一直都缓慢持续这个动作永远不要到尽头。
他总是这样,不愿意面对一些事情,小时候这样长大后这样总是去躲避,什么事情都只愿意心甘情愿的去忍受。
现在的这个局面不管是为了活下去还是其他,他都得要抛弃这样的一个路明非。
要将现在的这个他连同他婶婶和堂弟的残躯一起埋藏在这弱小的一方漆黑之中。
他猛然抬起头,眼神似有意无意的盯着白墙。似乎是在看向很远很远的地方。
有的时候人总是很脆弱……但人也是不死不休无与伦比的。
他要在一片无尽深渊之中探寻到那即使是非常渺小的光点,只要有一粒灰大的希望,他就得去找到他的叔叔一路向前。
废柴也是可以强大而无畏的。
也许他可以活的下来。

————————————————
没多大作用的一章,正文突入要等到下一章,这是个废柴崛起的漫漫长路

评论(1)
热度(6)
©廖♛林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