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林霖

需要粮食的无用废人一枚√好吃的对胃的都是不挑食的√偶尔逼急了也会自己丰衣足食,主圈龙族
主:佐樱/楚苏/冲神/银月/土银/瓶邪 /王柔副:透纯/赤安/秀明/伞修/喻黄

惊变暮渊①

复健第一发!一定要来个比较奇怪的!半架空,不定时期更新,无干货有大纲(鬼知道会不会脱离orz) 一直很想动手尝试的丧尸设定,异常手痒 ps.更新缓慢 —————————————— 序 “就算是你也没办法改变……” “杀了我吧。” 那是个不带有丝毫感情并有些语气不顺畅的,并透着那种不太成熟还尚且稚嫩清冽的男生的声音。 这声音却穿过层层迷雾;穿过这荆棘丛;穿过艰险的山群,从天的那一边传入这纯黑的天地之中。 驻停在枯枝上的红色鸟类发出哀嚎般如指甲划过玻璃那难受的摩擦刮划声,闻声都在顷刻间止住了撕叫声。 “趁着明天新日出的升起……虽然我也不想死,但杀了我吧。” 很大声的巨响。 那些红色的鸟被惊的四座而起,腐烂的翅膀在空中煽动盘旋着乱飞,淹没于无尽的深渊之中。 仿佛没有什么能破解着永恒的沉寂,连空气中都是寂寞的悲哀、孤独。 让我们一同坠落吧,从这高高在上的王位之上——远离那暮光的深渊 第一章 从来没有今天那么的安静过,枯树上的黑色乌鸦被惊起,拍动着翅膀惊恐的叫着,孤独又绝望。 这也是此刻路明非心里的想法,明明还是大晴天的日子,阳光从窗子折射进来照耀在地上显得暖洋洋的。可路明非却觉得这里是被纯黑笼罩的魔煞地狱。 他手里握着看起来是刚磨过不久的菜刀还残留这铁屑,刀柄处木把与铁的交融处已经生了锈。这是他婶婶剁肉骨头的那把,看起来旧但着实好用碰皮皆裂。而现在那把刀锋利的刀刃上此时此刻已经满是快凝固成印记的暗红色液体,当然还有许多看起来还新鲜的液体正顺着刀柄流下来并散发着阵阵的腥臭味。 地上是两具对他在熟悉不过的现在已是惨不忍睹的尸体,血从断裂不齐的残躯中流出来,一直顺着凹凸不平的瓷砖图案染成鲜艳的漂亮花图案。 精疲力尽又备受惊吓,路明非整个人都抖动的厉害,仿佛下一秒将要化成一滩腐水。他艰难的挺直腰板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害怕,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暗示罢了。他现在好似一个正义英雄在成功打到坏人后艰难站立的样子。 可英雄并不会同他一样面目狰狞一身浴血。 大概一生中没啥比这个更可怕的事情了,甚至超越可怕。 如果有什么是他一辈子不会想到的事情那就是现在此刻刚不久前发生的骇人事件了,姑且可以说是事件吧。 他杀死了他的婶婶和堂弟,到他这辈子过完也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也许现在倒在的可以称作为人类死去留下的躯体,眼珠翻白看不见瞳孔仁,婶婶本来已经开始发福松弛的脸上满是黑色的静脉就像是无数爬行的黑色虫子,而他的弟弟路鸣泽,他根本认不出来。这个面目狰狞满口涌出散发腥味的暗红色液体整个躯体肿胖成畸形的家伙是他共处屋檐下十几年的弟弟。 本来前一刻鲜活的人,转瞬之间因为不久前的蓝光而变化成犹如电影游戏中丧尸的样子。 家里到处都是那种让人看多了犯恶心的黏糊糊液体,还有拖行的血痕和刚刚生死搏斗中产生的血渍和还没干涸正在往下流的血液连地上带着花纹的瓷砖也是,液体顺着凹凸不平的缝隙染成艳丽夺目的新花纹,红色的还挺好看。 控制不住地抖动,路明非前一刻紧握那把家里唯一躲肉骨头的刀“铛”的一声不轻不重掉在地上,震的路明非猛然一个激灵犹如惊雷打在了婴儿的琵琶骨上。 渗人的不行,仿佛身处阎王爷的十八层地狱,那些小鬼正开始给他大卸八块,犹如撕裂的疼痛和永久不会消气的煎熬。 有些在电影里发生的事情你看着是觉得很过瘾刺激,可如果发生在现实之中并且发生在你身上呢?那么你又会觉得如何呢? 你不会拥有主角的绝对光环,没有一身高超武艺也没有所谓的超能力控制一切,更不存在啥超级英雄来救你,你只能靠着自己这个无所事事的废柴以及厨房拿把人人必备的菜单。想当年闹革命也是靠这个起家,你有啥不可以靠这个来维护世界和平? 当然不可以。 路明非肯定的想着,甚至想给自己一些变相的慰藉。 可是只要有意无意的目光瞟到地上那两具血肉横飞内脏四溅的躯体他就开始后背刺痛渗出寒意,到底只是个怂货。 一个不经意的低头,他总算是知道了之前一直倍感不适难受的粘稠是什么——附着在衣服上的血液和脑浆,以及他婶婶一小半的头盖骨正被他踩在脚下,他像是被定住了一般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大叫一声心惊胆战的往墙壁退去。 心底的难受和酸涩占满了整个胸腔,他甚至哽咽了起来。 他用满是鲜血的双手掩面,糊了他满面骇人的殷红液体。 他裤带里的手机一直震动个不停,都快要抖通了那看起来并不结实的布袋。其实周遭都能听的很清楚这看起来与此时境意格格不入的声音,可路明非却连个反应也什么都没有,慢慢的顺着墙壁滑靠坐下去。
仿佛被恶魔摄去了心魂,夺去了神智。 被纯黑一点点灼蚀。

评论
热度(2)
©廖♛林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