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阿玲

需要粮食的无用废人一枚√好吃的对胃的都是不挑食的√偶尔逼急了也会自己丰衣足食,主圈龙族
主:佐樱/楚苏/冲神/银月/土银/瓶邪 /王柔副:透纯/赤安/秀明/伞修/喻黄

楚爸爸和女儿那些事(6)

打架
受到路明非的邀请,楚子航带着女儿去了路明非的家里做客。
老实说其实他心里其实不是很愿意带着女儿到处走动。一是因为楚铭含是个擅长给自己制造麻烦的捣蛋鬼,二是她也不喜欢陌生的环境,怕生。但是也不可能将她一个人留在家里或者是让妈妈照顾一会时间。这样会更糟糕。
不过路明非家里有个和铭含差不多大的男孩子,也许两个孩子能玩的来…
这估计是楚子航这一生当中最大的计算失误。
还是自己太天真了?
此时的路明非有些尴尬的一把抓过异常活跃的儿子,看着他小小的身躯在腾空胡乱扭动挣扎,他慌乱又显得非常无力、无助、无可奈何的朝楚子航深深看了一眼。
“小孩子都是这样,没关系。”他边说话边黑着脸拍掉自己怀中女儿还在朝对方晃动的手将她抱的更紧些,防止她继续挣扎。
他的语气也是平淡乏力。
楚子航只是觉得现在是心累身疲。他不知道苏茜平常到底是怎么控制她的大脾气,他毕竟从铭含很小的时候一点点大就一直忙于执行部的各种烦事,不是与她有长时间的接触了解。要不是最近这一段日子的亲密相处他也许还真的会认为自己的女儿其实还是挺乖的。
他必须的承认苏茜的管教从来不是外人看的那么的宠爱溺爱女儿,事实上的是作为母亲该打时候还是会打,该教育还是会教育。当然兼得满足她可以满足女儿要求的一切但都会有一个度作为衡量标准,任何溺爱都是有个度的并不是无限大的。
小朋友之间的打架打闹,事后大人总是伤神费力的那个,反而肇事者并没有觉得丝毫的不妥和半点知错就改的意味。路明非家的“小祖宗”不是随便得罪的主,有些小记仇……就有点比较像他妈妈。一开始路明非是本着慈父的宽容和包含来教育儿子的(这真的绝对不是怂),但是最近路凡小朋友好像被他惯的有些越发的得寸进尺?
不过你一定会从他教育儿子的身上看到一个全然不同的路明非。怎么说从一个废柴教育孩子上来看的话…总体上还是挺成功的。
眼下他看着楚子航的面子他在不敢把儿子怎么着的打一顿,一记眼神杀过去,透露着路明非稍后的满满杀气。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不能当楚子航面教育儿子”这样的思想…很迷。
话说回来,其实小孩子嘛,因为了喜欢的玩具或者其他的东西打起来真的是太正常不过了,路明非自己小时候这种事情也是经常干的,常常被婶婶暴打一顿也是不可避免,算是每天日常……
这样一想,楚铭含小朋友对玩具的喜好……确实着实广泛。
从橡皮小鸭子到毛绒玩具还有娃娃这些女孩子喜欢的玩意…楚子航都很清楚这些东西女儿从不离手,洗澡的时候通常会准备两只小鸭子一个会唱歌一个会喷水。小丫头怕淋浴头有这个会好控制很多,虽然用那点水洗起来很麻烦。
只是没想过她会对那些男生玩的汽车和玩具枪感兴趣……还为此打起来了。起初他和路明非在客厅里聊天的同时又喝了些酒,有些微醉。没太过于注意两个孩子在儿童房的动态,要随后不是听见路凡小朋友的威吼八方一般的嗓音让酒精带来的醉意挥发了些,楚子航估计才不会知道两个小鬼惹了什么事情。
等他和路明非发现事情有些不对起身离开沙发来到儿童房后,他们才后知后觉发现,这里刚刚结束一场大战。
楚子航只觉得眼皮跳的厉害,紧接着就是无限的头疼,反观路明非的从容淡定看来对他说早就习以为常。
他还得谢谢儿子没有拆了他的房子呢。
带路凡小朋友,你没有个强大的心脏可怎么行?
两个人都是一脸的狼狈,早上才给换的小白衬衫此刻已经黑漆抹污脸上尽是些水彩颜料,糊的到处都是,梳的辫子也早就散开成凌乱状。此刻身为其中的一名罪犯元凶,铭含小朋友已经知道要赶紧撒娇卖萌做个好宝宝,眼眶里已经有小泪珠在转动。
楚子航也不傻,毕竟是亲闺女几斤几两他还是摸得清的。
再看看路凡,一身正气就似乎是为民除害的大英雄,挺直身板抬着头还小意思的用手指擦了擦鼻子。
这架势,很明显就是自己的儿子在欺负师兄的女儿。这可了不得啊,就算他平日在放纵儿子也绝对不能欺负女孩子。
所以路明非一把拎起儿子的后衣领,一脸阴沉。
“有什么要解释的吗?”路明非的口吻变得非常严肃,所以路凡知道这是个严重的问题。
“她先动的手!抢我的车子又抢我的枪!”
楚子航的眉头一挑,毫无表情的与此刻怀中的女儿对视了一眼。
嗯,果然如此。
家里的布娃娃已经满足不了女儿对玩具的所需要求了……东西,
不过他真的没有想到他们家的楚铭含小朋友有如此大的力量和路凡这种天生力气大的小朋友打个双方互相等量伤亡。
算是继承了自己的某些地方比较要强优点?
不过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报告给苏茜的好……




评论(2)
热度(4)
©廖.阿玲 | Powered by LOFTER